清树情书大坑树_

拖延症患者。
吃的cp比较杂,为了防止雷就关掉喜欢关注这种了。

【嘉金】原来刚开始的见面真的是挺美好的,至少表面上是

*梗来自b站av3420209*
*题目是乱取的*
*可能一发完*
*钢琴天才嘉×准毕业生金?*
*嘉因为瓶颈期出来散心,正好碰见了金在弹奏路边钢琴,无形之中金帮助自己度过瓶颈期*
*从头到尾嘉只在最后露了名字*

      说真的,遇见那个学弟本来就是个巧合。

      高考结束的那几天,他们高三那整个年级就彻底放飞自我了。金的那个班级比较有想法,想着要出去玩玩放松放松。当然,金自己就是搞事情的人之一。

      结果是,他们成功了。

      然后他们集体去了S市,去散散心,好好疯一回。

      他们到达目的地,下了火车,他作为组织者的其中一名。肯定要负责好自己份内的事。他要确认人员到齐的情况,可是现在还剩下俩人因为误了这趟火车,就只能搭乘他们的下一躺,所以他就拜托同行的人把自己的行李带到酒店,而自己和紫堂就在火车站等待另外两人。

      等待很无聊,金开始东张西望,似乎想找到有趣的东西。突然,他发现了什么。

      “紫堂,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?”

      紫堂当然听见了,全是声音。有广播的声音,人流说话的声音,有隔壁座位打呼噜的声音……总之很杂乱的声音,他不明白金为什么会跟他这样说。于是他问出口:“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  “有…有钢琴的声音。”

      钢琴?火车站吗?噢对了,S市的火车站会有路边钢琴供给一些游客弹奏钢琴。这个在他们这比较新颖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  “紫堂!我们走去看看吧!反正他们还有好一会儿才到呢。”金看起来兴致勃勃,大有不去看就不罢休的模样。

      紫堂幻叹口气,同意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    他们走到钢琴附近,正好赶上前一位陌生人弹奏结束,于是他们很幸运的坐在琴凳上。准确的说是金,他想要弹一首。金曾经说过,他的姐姐是钢琴天才,他算是听着姐姐的钢琴声长大的,自然也会弹钢琴。其实金自己也非常有天赋,但从来不自知。

       他坐下后,调整了琴凳的高度,那对于他来说有矮了。准备好一切之后,他就开始了动作。

      这是一首欢快的曲子,紫堂幻想不起或者根本不知道这首钢琴曲的名字,但是他敢肯定这首曲子他听过,这是一首使人愉快的曲子,让一些人停下自己的脚步去欣赏金弹奏的音乐。

      不一会儿,陆陆续续有小朋友就开始靠近钢琴周围,甚至一些大胆的小蘑菇头敲击琴键,捣乱金的节奏。但金不生气,还拉着捣蛋的小鬼头一起弹奏他们熟悉的《小星星》。小朋友们当然不会,金也是耐心地教他们。也不知道该说是金教得好,还是小孩子学得快,不一会儿也能弹出《小星星》,虽然不熟悉很不流畅就是了,金的身边全是小蘑菇头了。而紫堂幻拿出手机录下来这一个时刻,金就是有这个能力能让他很快的和别人打成一片。

      “哥哥,能不能再弹一首?”有个可爱的小姑娘举起手问金,特别像是举手询问老师的学生一样。

      “可以啊,你们有什么想听的吗?啊对了,前提是我会噢。”

      “啊!那么弹你会的吧!”

      金想了一会儿,之后闭上眼动手弹奏起来。曲子弹了没多久,紫堂录像的视野里就走进了一个人,他走到金的身后,看着金灵活的手指弹奏着琴键,也许是他气场的问题,周围的小朋友都退后一步让出位子。金却全然不知,只是弹着弹着突然觉得多出一些旋律,不是小朋友的捣蛋,像是个会弹奏这曲子的人,并且在配合他。

      金睁开眼睛,琴键上多出了另外一只手,手十分的修长,让人看着就觉得喜欢。他想要转头看这手的主人长什么样,那人像是知道金要转头,“渣渣,专心点。”

      这是想让他专心弹钢琴吗?金想,他直接忽略了前半句骂他的话。金也确实没有转头过去看他了,继续着手上的动作。

      刚开始确实有点不习惯陌生人的配合,不过也许是陌生人太强大的原因,他们配合的还算不错。到了曲子中间部分,那陌生人不在用一只手,而是双手跟金一起弹奏。金以为会乱,结果没有。而相反,他们四手联弹配合得相当好,不如说是另外一个人配合着金相当好。

      这是个厉害的人。

      金向旁边移了一点,想让那人坐下来,结果那人并没有领情,继续在他旁边站着。有时候还会到金的另一边弹奏,而金一直在中间占着主导的位置。

      到了最后他们根本就不像是第一次合作的样子,配合的越来越流畅。结束时金稍微喘点气,意犹未尽。周围不知道哪响起一声:“Bravo!”紧随而来的就是轰动的掌声。周围的小蘑菇更是在震撼之后全都嚷嚷起来:

      “哇两个哥哥都好厉害!!”

      这时候那人却说,“吵死了,安静点。”态度恶劣,让那些小鬼头都安静了一些,但是也没止住那些鼓掌的人。金这才想起来要看看这人长什么样子,出乎意料的是看起来比自己小多了,是个十几岁大的孩子,虽然金自己也是。

      “你很棒!”金对那人称赞道。

      “你很差劲。”结果是被那人批评。

      金却不恼,毕竟自己确实是很差劲,刚刚那场配合里有几次弹错这人都没有介意。“确实我很差劲噢,感谢你那么配合,我叫金,哈哈介不介意交个朋友啊!”

      “当然介意,走了雷德。”

      这时候一个不起眼的红发小哥才从旁边出现,他一脸笑嘻嘻的,对金说:“不要在意,我们老大就是这样口是心非,其实他非常愿意跟你交朋友的!”

      “闭嘴,回去就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  “别啊老大,对了,刚刚我都录像下来了!回去给祖玛展示下老大的英姿!”

      红发少年蹦蹦跳跳地跟在金发少年的旁边,金发少年头也不回地走了。而金在他身后提高音量对他喊道:“那个,你很厉害!希望下次还能见面!当你搭档真好!”

      金发少年停顿一下,又继续往前走,人群淹没了他。紫堂幻走过来,对金说:“走吧,他们俩到了。”

      “嗯,真希望下次还能遇到他,太幸运了能遇到配合这么好的人。”

      紫堂幻虽然很想告诉他,他们只可能是彼此人生中的一个过客罢了,但是看到金那样高兴,也只能希望他们能够再相遇吧。

      “嗯,你们肯定还会再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  “哈哈我觉得也会。噢噢!忘了正事,他们等久了吧?”

      金和紫堂幻便去迎接落单的两人,带着他们去酒店。

      他们这次毕业旅行很愉快,金刚开始还会对别人说自己遇到了一个像是知音一样的陌生人,虽然不知道那人的名字,但他还是很开心。回到家给自己的发小格瑞带回了特产也跟他说有趣的事情。不过暑假过去金也是忘了差不多了,重新投入到了新的环境里,认识新的朋友,参加社团,一天过的比一天充实,渐渐把那件事给忘了。

      直到一年后的开学季,突然在大学的校园里被三个新生拦住,不,准确的说是被一个学弟给拦住,其他两个人看戏一样的。

      “渣渣,我叫嘉德罗斯。”

      金:“谁???”

      “哇老大,被你心心念念的人忘了!”

      雷德卒。

      END??